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我本瘋狂《鐵骨錚錚》:文學真實映照的匠工藴道
來源:掌閲文學 |   2021年07月07日13:12

掌閲簽約網絡文學作家我本瘋狂

我本瘋狂:“文學創作不該被所謂要求和標準束縛,要腳踩現實大地,書寫心中所想,與讀者一起分享書中人物的喜怒哀樂。在問到我本瘋狂對於文學創作的標準與要求時,他娓娓道來這樣一句話。

我本瘋狂,本名趙磊,寧夏人。他的身份有很多,掌閲文學簽約作家、中國作協會員、寧夏作協理事、銀川作協副主席。這些職務,都詮釋了他現在的身份——作家。而在此前,我本瘋狂曾在一線鐵路系統工作超過8年時間,不僅見證了中國高鐵快速發展的10年,更有幸參與了銀西高鐵的建設工作。

這或許,就是這部作品的靈感初衷。《鐵骨錚錚》,講述了主人公劉建為幫助身患癌症的師父王忠國完成人生最後的願望,犧牲小我,參與寧西高鐵銀吳標段建設,在面對各種頻發的施工問題、理念衝突及來自利益集團的迫害時,劉建堅守工匠之心,一路披荊斬棘,最終將該標段建設成為中國高鐵標杆的故事。

我本瘋狂説到,《鐵骨錚錚》是他第一次嘗試現實題材的創作,很早的時候就有了故事構思,想書寫中國鐵路改革歷程,弘揚鐵路建設者的工匠精神。這部作品不僅實現了自己多年心願,也成為自己記錄在鐵路工作時期遇到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美好回憶和點滴青春的“紀念手冊”。

《鐵骨錚錚》很多故事和人物源自於現實

網絡文學研究者烏蘭其木格曾經評價《鐵骨錚錚》:客觀上給了現實主義文學和網絡文學的溝通融洽提供了一種嶄新的途徑——既有傳統文學的宏旨精義,又不失網絡文學的浪漫多趣。

2009年,我本瘋狂畢業進入蘭州鐵路局工程公司工作。因為工作需要,他經常與鐵路系統各個部門打交道,熟知鐵路施工、行車、安監等業務部門的日常。此後,他進入蘭州鐵路局舉辦的“青年骨幹人才培訓班”,接受了高鐵建設相關方面的培訓實習。而這些,都成為了他日後創作的真實基底。

“例如王忠國、劉建、林雲峯等角色是我以同事的性格、工作經歷為原型改編。創作的過程中,我時常會想起他們的樣子,也會想到當初和他們一起工作的點點滴滴”。我本瘋狂講到。

為人正心、行事正直、不為名利、心懷理想、任勞任怨、克己奉公……説到小説人物塑造的性格時,我本瘋狂給出了這些關鍵詞。《鐵骨錚錚》中,他用自己的筆觸,塑造瞭如王忠國、劉建等鐵骨漢子的形象,而這些形象,就是他在8年工作生活中每天朝夕相處的同事、工友、夥伴。

這些人中,既有奮鬥在一線的鐵路職工,有站段和局機關的工作人員、領導,也有架子隊的包工頭、農民工。他們或有站在大戰略格局下指導建設,或有堅守在一線作業技術攻堅,又或有計較着每天白菜饅頭的雞毛蒜皮。“這些形形色色的人,為我提供了大量的創作素材,直到今日,我依舊可以記得他們的樣子”我本瘋狂説到。

在問到創作中印象最深刻的細節時,我本瘋狂回憶,“王忠國去世的這段,我是含着眼淚寫完的。我記得一位同事因為高強度的工作,在開會時突發心肌梗塞離世,留下了年幼的孩子和妻子”。

小説中,王忠國患有胃癌,但是為了完成人生最後的願望,參與寧西高鐵建設,採取了保守治療,最終犧牲在工作崗位上。現實裏,我本瘋狂曾帶着父親奔赴各大醫院治療癌症,研究過許多關於癌症的學術報告,在後期,他可以做到用專業術語與醫生交流父親的病情,對癌症的相關知識有着較為深刻的理解。

在腫瘤醫院陪護父親的時候,我本瘋狂見證過癌症病人在生命垂亡之際的痛苦與絕望,也曾失去過親人、同事,甚至不止一次的參加過葬禮。而這一切,都為他塑造王忠國這個人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身為癌症病人,王忠國看淡生死,帶病堅持工作,只為了實現心中所願,值得我們尊敬”。我本瘋狂在説到王忠國的時候,有一些動容。正是因為有了這樣一批甘於奉獻的建設者,才有了我們今天的高鐵速度,中國名片。

匠工藴道,是世代理念的傳承,是文化精神的價值,也是新徵程的時代需要

匠工藴道既是中華民族工匠技藝世代傳承的價值理念,也是我國開啓新徵程,從製造業大國邁向製造業強國的時代需要。勞動者素質對於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發展至關重要,技術工人隊伍是支撐中國製造、中國創造的重要基礎,對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作用。

從“苦瘠甲於天下”到“再造塞上江南”,寧夏的發展離不開為推動建設盡心竭力的勞動者。而其中,高鐵的建設對於寧夏發展的意義不言而喻。從依靠外國技術修建鐵路,到高鐵總里程數世界第一,從“中國製造”到“中國精造”再到“中國創造”,銀西高鐵的建成通車亦離不開工匠精神的支撐。

在創作的中前期,我本瘋狂曾多次前往銀西高鐵指揮部、寧夏城際鐵路公司和施工現場調研,瞭解當地建設過程中發生的困難、趣事並整理融入到作品當中。例如作品中寫到寧夏區委書記前往高鐵施工現場進行檢查,並召開專題會議,決定首先確保工程質量安全,進度推後,取消了高鐵指揮部以高鐵開通為該自治區成立60週年獻禮的計劃。這段內容就是源於現實。

“如果用一句話描述《鐵骨錚錚》的故事,我認為是講述了建設工作者懷匠心、鑄匠魂、守匠情、踐匠行的人生故事”我本瘋狂説到。《鐵骨錚錚》以家國同構的大愛輔以大國工匠精神的卓絕,詮釋了技術工作者的道技合一,以大國工匠執着純粹的人生追求感召當代青年投身社會主義建設,為推動我國實現高質量發展和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提供不竭的精神動力。

“寧夏的貧苦由來已久,脱貧脱困實非易事。幸運的是,有那麼一羣人願意捨棄個人利益,燃燒自己,點亮別人”。我本瘋狂在説到自己家鄉的建設時,臉上浮現自豪之情。確實就是這樣一羣不善言辭、不苟言笑,從來只知道埋頭工作的人們,不問成績,卻在不知不覺間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蹟,以跨越山海的家國大愛讓時代的光明有機會平等地照亮每個人的生活。

網絡文學方式寫現實題材,要兼顧故事性和文學性

作為第一次嘗試現實題材的作品,我本瘋狂在《鐵骨錚錚》的創作過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小難題。

現實題材的創作不但要基於現實,而且在文字精煉、人物刻畫、故事深度、文學藝術性上有着更高的要求。藝術可以放飛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腳踩堅實的大地。“以網絡文學的方式寫現實題材,故事性會很強,但是要同時保持文學性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需要作者掌握專業領域知識,還要有豐富的生活閲歷和人生感悟,否則寫出來的故事會顯得假大空”。

網絡文學歷經20餘年的發展,在國家相關部門的大力支持下,網絡文學在作者數量和作品體量上已經逐步形成廣闊的“平原”。隨着行業愈加規範成熟和更多優秀作品的湧現,網絡文學也將鑄就自己的“高原”乃至“高峯”。“《鐵骨錚錚》註定會成為我創作生涯中的一個重要轉折,它會讓我進一步思考和探索網絡文學作家未來的創作方向”,我本瘋狂説到。

我本瘋狂表示:“《鐵骨錚錚》的影視項目也正在積極協調和有序推進中,希望能夠早日搬上熒屏”。此外,他的都市玄幻新作《一世戰龍》也已於今年4月1日上線,目前正在掌閲平台連載。